東海大學文學院--活動訊息-【高峰論壇系列五】預知平庸與貧乏:反思「雙語國家」政策

【高峰論壇系列五】預知平庸與貧乏:反思「雙語國家」政策

  • 單位 : 文學院
  • 分類 : 活動訊息
  • 點閱 : 190
  • 日期 : 2022-03-14

【高峰論壇系列五】

主題:預知平庸與貧乏:反思「雙語國家」政策

時間:2022年3月26日(六)09:00 - 12:30

地點:臺大文學院演講廳(文學院一樓)+同步Youtube線上直播

高研院官網活動連結: https://www.ihs.ntu.edu.tw/web/events/events_in.jsp?np_id=NP1646985826751

報名網址https://forms.gle/FtnYGppudaDPGXSN9

主辦單位:國立臺灣大學人文社會高等研究院

合辦單位:洪建全教育文化基金會、國立臺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

 

主講人(依出場順序排列)

何萬順(東海大學外國語文學系林南&蒲慕蓉講座教授)

講題:養癰成患:從「英檢畢業門檻」到「2030雙語國家」

廖咸浩(國立臺灣大學人文社會高等研究院院長)

講題:雙輸:雙語國家政策對創造力的弱化

陳秋蘭(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文學院院長)

講題:雙語國家及雙語教育的迷思

周中天(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英語學系兼任教授)

講題:雙語政策的理想與現實: 切勿兩頭落空

張心瑜(國立臺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助理教授)

講題:教育、語言、與象徵控制:2030雙語政策的全英語授課論述

 

【Vanguard Summit V】A Future of Mediocrity and Impoverishment: Reflecting on the “Bilingual Nation” Policy Initiative
Time: 09:00-12:30, March 26 (Sat.), 2022
Venue: Lecture Hall, College of Liberal Arts, NTU + live stream on IHS YouTube channel

Speakers:
Her, One-Soon (Nan Lin and Alice Lin Chair Professor, Department of Foreign Languages and Literature, Tunghai University)
Liao, Hsien-hao (Distinguished Professor, Department of Foreign Languages and Literatures, Dean at IHS, NTU)
Chern, Chiou-lan (Dean, College of Liberal Arts, Department of English, National Taiwan Normal University)
Chou, Chung-Tien (Professor, Department of English, National Taiwan Normal University)
Chang, Sin-yi (Assistant Professor, Department of Foreign Languages and Literatures, NTU))

Organizer: Institute for Advanced Studies in the 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,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
Co-Organizers: Hong's Foundation & Department of Foreign Languages and Literatures, NTU

 

前言

「雙語國家」這個詞可以說是台灣的獨創,這種政策目標更是台灣獨有的奇想。然而,主事者卻可能對什麼叫做「雙語國家」都未曾認真思考過,而政策的負面衝擊乃至可行與否恐怕更不在考慮之中。這種政策的出現,難免是一種對於現代性的焦慮,其根本的病灶當然源自殖民或半殖民歷史造成的缺乏自信(甚至自我仇恨)及現代性崇拜(因此必須反傳統),而現代性輸入的管道,當然被認為是英文。所以,一般的迷思即是:國際化等於英文化,因此英文不夠好就無法國際化。一定程度英文在今天確實有「通用語」(lingua franca)的身份,然而了解歷史的人都知道,國際通用語與帝國霸權有關(而與語言本身的「優越性」無關),因此隨著霸權的興衰來來去去。拉丁文來了又去了,法文來了又去了,英文來了,也不會永居霸主地位。因此沒有必要為了一時的風潮而淘空永遠的國本。但是,我們在反省雙語國家政策的時候,並不是要主張「不學英語文」,甚至也無意強調英文「不重要」。英文在當下的確重要,也必須有相關的語文政策,但「一般人」要把英語文學到多好才叫「夠好」,甚至其中是否應有層次及類別的區隔?所以,我們關注的是政策,而不涉個人興趣或才情。更重要的是,需不需要因為學英文而做出各方面重大的犧牲(比如:階級差異的惡化、語言正義的輕忽、知識技藝的粗陋、中文能力的弱化等等)?如此捨本逐末的政策,長遠將造成文化的貧乏與創造力的平庸;這種可以預見的窘境恐怕與主事者對「雙語族」或「雙語國家」的天真想像有天壤之別。